羅偉豪 人物專訪

【羅偉豪 生命與壘球合而為一】IMG_9502

曾經是香港壘球總會副會長的羅偉豪先生,今年雖然已經91歲,但仍擔任南華體育總會壘球部的主任,他也透露他空閒時經常到石硤尾和天光道球場看比賽,年齡彷彿不能阻止他對壘球的熱情。
/
羅生在整個訪問中,都多次提及壘球對他來說有多重要。「我從1941年便開始跟日本人上山砍柴,認識他們後覺得我頗有打壘球的天分,便叫我跟著他們一起在跑馬地打波。以前屋企都沒有養過我,養我的是叫我打波的日本人,那時我們識打波就有飯食。」 他笑言當時開始打波只是為了有飯開,沒想到一打便愛上了這種運動。1941年,當時只有十一歲的羅生便開始了與壘球不可分割的緣分。「我所資助的球隊也命名為FATE,透過壘球能相識相遇也好似一種不可避免的緣分。」
同時也是元老隊始創者的羅生亦曾多次帶領球隊到中國比賽,也有安排廣州隊到香港進行友誼賽,增加早期中港壘球的交流,受到廣東省球壇的尊重。他從最初的跑馬地爛地打到後來的天光道壘球場,從一名寂寂無名的球員到現在備受敬重的前輩,都是憑著他對壘球始終如一的熱情,壘球可以說是貫穿著羅生的一生。
/
「我現在91歲了,仍然站在壘球這個圈子,仍然佔了一個重要的位置,沒有壘球便沒有今天的我。」
/
/
【一球拼出價值】
/
當問到羅生仍是球員時比賽最難忘的經歷,他饒有興致地說起了那場比賽的故事。「我當時是中外野手,我仍記得我最出色的一場比賽,是對方的擊球員擊出了高飛球,向著中外野的後方飛去,我不停地向後追,甚至追到跌倒了也沒有放棄,趴著把手一伸,便把球接住了,我的價值便是從這一球開始。」
相信不少球員都經歷過高飛球向自己的後方飛去,感覺是不可能接得到的,這時你會繼續堅持拼命跑嗎?還是會任由這球落地形成安打? 羅生打壘球的態度就像現在我們所說的博盡無悔,不容許自己放棄任何一絲接球的機會。
「那時的天光道球場沒有圍欄,外野後面便是山,我打壘球便是即使要爬上山,趴著也要接到每一球,很賣命的。」
/
/
【攜南華之手 致力培養新血】
/
羅生在壘球場上無疑是一位十分受人尊敬的大前輩,當問到有沒有一些說話想跟年輕壘球運動員說的時候,羅生只笑說現在的年輕人不會聽他這些老人家的話。但羅生對年青一輩的鼓勵卻能從他的行動可見,告訴了我們他對球員的支持。「以前我帶隊打波是從來不用球員交錢的,聯絡當地的球會約比賽,安排住宿,交通,甚至食飯錢,我都會包辦。」羅生說他肯付出的原因只有一個,「這(壘球)是我的興趣,我希望培養更多新血投入到這項運動當中。」
羅生的女兒羅漢儀女士(現於日本定居)在他的培養下曾作為香港女子壘球隊的游擊手出戰1991年於印尼舉辦的第五屆亞洲盃,並以傳球快速聞名。而作為南華會壘球部主任,羅生也一直致力推廣壘球,南華會的壘球隊不論在男子或是女子聯賽也佔了重要的部分,在南華會的資助下不少年輕球員都能免受經濟壓力,專心打波。
WhatsApp Image 2021-07-28 at 2.25.13 PM
羅漢儀女士
/
/
香港的壘球發展雖未見蓬勃,但亦算是不斷進步,壘球總會的會員人數亦逐年遞升,作為最早開始發展正規壘球練習的體育總會,南華會對香港的壘球發展可謂功不可沒。 而羅生亦表示「在香港推動壘球的限制太多,場地,器材要求,令壘球很難參與,足球一個波可以十個,八個人落街踢,但壘球需要場地。」
/
雖然在香港發展壘球運動仍然面對著大大小小的難題,但南華會與壘球總會也秉持著相同的理念,在未來也會致力於發掘新血,為壘球運動注入年輕力量。
/
在91歲的年紀,對壘球的堅持卻仍然是待續,而不是結局,也許這就是羅生這位不折不扣的壘球人最令人敬佩之處。
/
WhatsApp Image 2021-07-28 at 2.25.13 PM (2)
2013-2014南華體育會徵求會員出發領隊紀念品致送儀式 (左:羅偉豪 壘球部副主任)
/
/
WhatsApp Image 2021-07-28 at 2.25.13 PM (1)
羅偉豪副主任與廣州市棒壘球協會合照
Last Updated: 2021/07/28 15:39